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张学良为什么说吴佩孚是他最不敬佩的对手?

2019年05月11日 栏目:历史

张学良为什么说吴佩孚是他最不敬佩的对手?在北洋史上,有实力对吴佩孚评头论足的角儿,确实不多。毕竟“吴玉帅”的招牌摆在那里,安湘、定鄂、克
张学良为什么说吴佩孚是他最不敬佩的对手?

  在北洋史上,有实力对吴佩孚评头论足的角儿,确实不多。毕竟“吴玉帅”的招牌摆在那里,安湘、定鄂、克皖、挫奉,这位一代儒帅在一蟹不如一蟹的草头王中,属于为数不多能打硬仗的狠角色。但是奉系军阀新掌门却不以为然,直言对手中“我最不佩服他”。对于吴佩孚驾驭部下做得不够好,也列举了二次直奉战中的一件事加以佐证,即在山海关战役中,直军左翼第十三混成旅旅长冯玉荣兵败,选择服毒自杀,吴佩孚却命令将其枭首,挂起来以示惩戒。在“张少帅”看来,吴佩孚的做法,显得过于无情,将领兵败引咎自杀,是负责任的表现,理应得到尊重和厚待,方才显得大度。

image.png

  但是,吴佩孚的做法,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时日看来似乎是有些惩戒过于严厉,显得矫枉过正。然而据吴佩孚的部下潘承禄回忆,吴佩孚的无情,其实是本性使然,俨然算是一种冷酷的修为。在援湘战役中,时任第三师师长的吴佩孚,作为“保定王”曹锟麾下头号战将,也被阁臣之首段祺瑞相中拉拢,任“前敌总指挥”。吴佩孚亲率步兵团长王用中以及炮兵团长张琢斋,赴前线督战。然而张琢斋不幸阵亡,王用中哭着向吴汇报:“ 大帅,琢斋阵亡了!”吴佩孚却一脸漠然,以严肃的态度说:“嚷什么!敌人退了吗?这是火线!”接着又说:“战场是神圣的,哪容得不洁净的人,这种身不干净的人,是不能容的。”

image.png

  其后,回到驻地,王用中当即向吴佩孚告假回乡,毕竟吴佩孚所指的不洁净,是指张琢斋在战前不久有宿娼之事。此番也是吴借以惩一儆百,毕竟北洋军喜欢逛窑子,这为吴佩孚所不齿,也是作为一个武夫,“执干戈以卫社稷”之时的敬畏之心,是绝大多数军阀所不具备的。吴佩孚也为此在一众袍泽之中,塑造出冷酷之面目,对于追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如此绝情,着实令部下感到“刻薄寡恩”,殊不知这也是吴佩孚操守使然的一种“人至察”,这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洁身自好,结果必然是鹤立鸡群的孑然,毕竟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”。

image.png

  最终,吴佩孚不近人情,以及近乎绝情,这种严厉令麾下的追随者越来越少,几乎成为孤家寡人,这也是他人生走向失败的原因之一。在山海关战役中,奉军击溃属于直系军阀的陕军第二师,并抄了指挥部,在缴获的文件中,有一份是吴佩孚写给师长张治公的函件,写在办五十大寿时所用的纸张上,函件上说,“黄毛孺子算什么东西?你不必怕他,本大帅明天到那儿,他立刻就得跑掉。”此函件似乎暴露了吴佩孚目中无人,刚愎自用,豪气冲天的性格弱点,他认为奉系军阀的新掌门,所谓的“少帅”无法和那位“胡帅”相提并论,只是个黄嘴丫子的小孩,凭自己的声势就可以把他吓跑,虽然在直奉战争中没有应验,却在日后一语成谶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